Dissertations from all years

Date of Award

2005

Document Type

其他

Degree Type

UG Dissertation

Department

Chinese

First Advisor

梁秉鈞教授

Abstract

這是一個關於女人的故事。

屬於一個女人的故事,也是幾個女人的故事。

故事由一個旅程說起。

從一個女人逃離丈夫的旅程,獨個兒走到他方,展開了幾段「女情」。

這幾段「女情」,他們各自經歷不同的人生階段。

她們每一個正向著各自各的目標前進……

故事從一個逃情的女人說起,丈夫對她不忠,她沒辦法容忍,在前路不明的情況下,她選擇逃跑,乘飛機出國,逃到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國度──日本的北海道去。無疑,我是對北海道有著無以名狀的偏愛。雖然不曾到過這裡,只到過本州的大城市去,可是當我打算為我的主人公找一個逃跑後的落腳點,我還是選擇了北海道。這大概跟一齣日本電影有關,岩井俊二執導的«情書»,叫我對北海道這個地方一見難忘,總覺得這裡是回憶的一個好地方。就是這樣,我選擇了北海道作為她這個主人公逃情的目的地。

除了逃情的女人,小說還有五個不同的故事。這五個短篇不約而同是女人的故事,由她們的角度出發,從她們的視覺敘述故事。除了其中一篇為一個男生的角度,從一個男生透視一個女生的點點滴滴,這可是我的第一次,畢竟我實在太喜歡寫女人。

我喜歡寫女人,特別是二、三十歲的女人,我總覺得太過年輕的,比方說是十多歲的雖然青春漂亮,可惜閱歷有限,相對來說,她們的可能性無疑少了一點,畢竟稚嫩的不及有過去的女人來得動人。有過去的女人像極一杯功夫茶,初呷一口味道太濃,第二口便嘗到其甘味。

我覺得這五個小故事也談得上是女人一生總會遇上的幾個重要階段。年輕的時候,唸書時被男生默默暗戀,當那個他對你表明心情,心總有陣陣悸動。正值熱戀期,在男生的要求下,跟喜歡的他發生了親密關係,一不小心的懷孕了,也不是鮮有的事。年紀日長,跟一個男人談戀愛,日子久了,感情總會在蒼白的日常生活中逐步消減,跟溶掉冰塊的咖啡,味道沒有兩樣。後來,跟一個男人嘗試一起生活,體味二人各自不同的生活語言。夢想有個幸福家庭的,跟所愛的男人組織一個家庭。為值得的他生一、兩個孩子,把孩子們成為女人的唯一。女人也許會永永遠遠跟丈夫好好的渡過下輩子,也說不定跟逃情的女人一樣,丈夫有了外遇,人的路該會怎樣發展,當中總有千千萬萬個未知數。

我倒以為這篇小說好像寫了一個女人好幾個必經階段,有些人經歷過幸福的,也有些可能嘗盡苦澀。 很多人以為以小說創作的作為指導論文題目的同學,相對作評論的同學,應該容易得多吧。事實上,我覺得小說創作遠較寫評論的困難得多。寫評論的最重要是蒐集不同的具參考價值的書目,以它們作為支撐自己論點的理據。然而,小說創作便沒有任何參考書可以直接對症下藥。

對我來說,要寫一篇長達一萬五千字的小說可不易為。也許對別的同學而言,字數可不是一個問題,洋洋灑灑的已寫成數萬字。反而,一萬五千字壓根兒對我是個沈重的負擔。沒有靈感,把我的小說拖垮了一段很長的時間。那時候,執筆在案,對著一大疊原稿紙,久久不能下筆,半隻字也沒辦法寫下來。最終在紙上寫了好幾段文字,可是看上去總不太合意,想也不想便把它們丟到垃圾箱去了。梁教授知道了我的難處,對我提供了不少寶貴意見,他提議我先隨心的寫好幾頁, 讓自己進入寫作狀態,隨著進入狀態,寫的小說也會好一點。我試著他的方法,寫的小說比之前好得多。

這幾個短篇小說,我作了幾次修改。其中的一篇寫女人懷孕了,在寫她懷疑自己有孕的過程下了許多筆墨。當中我曾把整個檢孕過程全都描繪出來。在等待驗孕棒測試結果的那一段時間,我著墨很多。而且對她的他也寫得很負面,被我塑造成一個不負責任的人。當我寫成了給梁教授看,梁教授告訴我這個寫得太單薄,內容談不上豐富,特別是沒有對二人之間的相處、箇中關係著墨,人物流於蒼白無力。於是我決定對此加以修改,多加一點留白的地方,讓讀者多一點想像空間。

感激梁秉鈞教授,在百忙之中仍對我的小說提供了不少寶貴的意見,在此再一次感謝梁教授的悉心教導。

Recommended Citation

劉悅芬 (2005)。旅程.女情。輯於《考功集(畢業論文選粹)》。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chi_diss/60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