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我認為「進步知識份子」是有兩種類型,一種是很運動、介入型的,即是當你見到一場運動、一個機會就會走入去,希望可以推動和創造一些形勢,製造一起對自己有利的條件,有些人可能會叫做機會主義者或是其他,但這是要在污水裡游水的狀態。另一種是我近年思考得比較多的,是比較抽離的,是刺激與反應之間嘗試下進行思考的類型,這一類知識份子我認為是越來越重要,因為這一類較為批判型、有距離的知識份子要幫社會去思考很多的問題。例如網絡型的群眾、動員及政治到底是甚麼?它會否不成比例地影響太多我們的公共生活和政治生活?我們會否將太多的焦點放在網絡上?放太多會有甚麼後果?例如最近發生林慧思事件,有位朋友告訴我香港已經進化到以網絡為中介,進化成一個人渣與英雄的社會,即這世界只剩下人渣與英雄。你支持林老師的,警察就變成人渣;如果你支持警察的,林老師則變成人渣,這種網絡事件就變成如果你不是英雄就會變成人渣,這種如此窒息的思考空間,其實讓我們去反思現在網絡政治不成比例地放大,這是我們應該去思考的事情。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景輝 (2014)。香港民間團體、政黨的繼承性問題 。《思想香港》,第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