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我記得是在十年、八年還是七年前,在利東街洗樓,因為要游說街坊出來反對市建局,要游說其他街坊贊同我們的方案。通常就有街坊提出,「你看七一!七一不就是成功推倒了廿三條嗎?真的是可以呢!相信人民的力量啦!」。當然當時我們沒有想過如何動員五十萬人出來啦,那只是一些小團體的定調,而翌日報紙又有另一定調。這件事讓我不禁聯想起六四。六四屠殺後都有一個現實的定調,不過這是另一個話題。這就好像一旦有一個焦慮,北京就會定一個調,把人心都吸過去了。正如六月四日之前,大家都覺得學生是很酷的,好像吾爾開希一樣。但六月五日就出現一些論調,覺得是他們太任性了。回到我的文章,其實是來自一種焦慮。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景輝 (2013)。警惕雅閣賓式的狂熱 。《思想香港》,創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