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sertations from all years

Date of Award

2005

Document Type

其他

Degree Type

UG Dissertation

Department

Chinese

First Advisor

梁秉鈞教授

Abstract

《我跟他跟他》這部小說,是個人的一項很突破的嘗試﹕要表達一個長篇的故事;要寫個人的故事;要寫角色的心理;要交排人物的關係等,都是殊不容易的事。就篇幅而言,雖說是零散的結構,但卻要勾勒出內在的某些連繫。既要寫得深刻,又怕離了方向。要寫一個長篇的故事,真是一項不容易的挑戰。以往我寫過散文、短篇小說等,今次嘗試一個較詳細、較細緻的整體故事,透過故事去舖展三代人的關係發展,又要建立起分別的個性,對寫作來說,是一件需要努力兼顧的事。就寫法而言,嘗試了三人共時描寫,不同的句法等。在描寫角度上, 都有略欠火候的地方。如在人物的語氣、行為、對白等,都有突兀點情況。

起初,我計劃的結構是以片段模式展示爺、父、孫三代的關係感情。定稿亦 算維持了這個模式,但不是構思時計劃般零碎。最初的想法是寫約十個獨立的片段,去交代其中三人交錯的情感。但後來想到,在一些共同的、且有聯繫的感情表達上,完全片段很難獨善其身。再者,人之所以有感情,絕非是單獨產生出來, 因此,在寫作期間,就在故事「個別片段」的獨立性之餘,增加了其中片段之間 的內在聯繫。寫出來後,我發現對一些感覺、感情的強調都有很好的作用。而且,故事中三主角,爺、父、子於共同感情連繫外,尚有爺對父、爺對子等等等等不同的感情表達,而將片段間保留聯繫的線索,對舖排其中不同主觀的、不同組合的感情方面,都有更明顯的效果。而片段取材,亦由原來的十個,歸納為六、七個,目的是要將感情濃化。

至於人物方面,小說是以爺、父、孫三男性作主線的。原本構思想在三個故事重心人物以外,安排三個女角,與爺、父、孫關係密切的嫲、媽、子的女友等三個人物的角度去刻劃三位男主角。但結果在寫作過程中,發覺很難兼顧六個人物的相亙關係。況且,三位男角的「對手戲」,已能表現一定程度的構想,若仍刻意安排三女角的「戲份」,反顯得很累贅,於是最終是加重三主角的戲,減了、或刪去三女角。在描寫過程中,卻加插了一些女性角色的特殊場面,如產子、出嫁。在寫作中,發覺透過這些女性角色參與的故事,去寫三主角的感情,比之利用故事去帶出三女角角度的三個重心,免了不少迂迴的筆墨。

我在最初時,為了帶出一些具「電影感」的角色,試圖於人物之間的對白下一番功夫。在實驗過程中,發現自己於處理不同輩份的角色對白時,描寫得較為生硬。往往出現對白、甚至行為與身份不符的情況出現。經梁教授指導下,已在部分內容修改對話的語氣、用詞等。其餘的章節,就減少了對白,改而以簡單的文字表達,或多以第一身切換直接表達感受。

嘗試創作這篇小說,主要是受電影的啟發,我初看《21 克——生命可以有多重?》(21 Grams)時,想到這是一部很吸引、很成功的電影,利用不停切換的鏡頭,用緊湊的故事去營造一個急促的節奏。偏偏故事的主題,就是極端的生與死。梁教授介紹的《人生交叉剔》(Magnolia)亦提供了很好的參考,將九個處於生命中重要關口的人穿插在一起,對於我描寫時有很大的幫助。最重要的是,故事中描寫的生命,可以有不同方面的態度﹕在面對生命一些重要的時刻,情感的表達可以是截然不同。但我是放棄了以上兩套電影較為零碎的表達方法,因我發現在結構上、組織上很難十分零散處理題材,於是我就採取了近似《十二夜》的片段模式,去舖寫以三個人為主各自的又共通的情感。然而,其中一些寫法亦嘗試以一些較散的敘事者切換,去帶出個別的情感和角度。在面對一個患上絕症的 人,病患者自身、兒子、孫子的態度,可以是如何內歛、如何被動?將關係放在不同的情況,不同的特殊情況下去表現,得到的既有個別的和瞬間的感覺。

接下來就介紹我小說的故事。故事是以爺、父、子三代為軸心,去舖寫安排情節。我是以寫事件為主的,但我嘗試寫出感覺,整篇小說都是以感覺的表達為主。感覺可以是孫對爺,可以是子對父,可以是爺對孫,可以是‥‥‥不同的相對,而且,更有其他角色的感覺,可以是看圍觀爺的人,亦可以是圍觀正在看爺的孫等。目的是以感覺去安排三角間情感的變化,三角的共同話題,到後期發現爺患病,其中的情感變化,態度轉變,就由三人的直接感受去展開故事。寫男性間含蓄的感情,用雙重、甚至三重第一人稱是我其中一個主要試驗。

這是一篇實驗性的小說,對我來說,小說有很多我的「第一次」。經過不同的嘗試後,我發覺自己對寫作有了更深的認識,以及前所未見的視野。對處理長篇時,要處理角色間的關係,要安排能帶出感情的場面,要在整件事中找尋最好的切入點,要表達有內涵的感情等,都是以前創作所未想到的。我發現寫作長篇時要在結構、人物、情節的安排描寫,落筆開始要找一個平衡的位置。最大的發現是,個人的感覺表達與文字間的轉述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文字控制情感,還是對換,是一件不易掌握的事。如何將情感透過適當的文字表現出來,會是一個必須找到答案的問題。獨立的故事,可以拆開來看,彼此間又有某些連繫,就構成了這篇小說。

我的創作經驗尚淺,在創作過程中,往往一個題材,寫到一半就停滯不前, 擱置了好一段時期,才能再發動。又或者一個題材中,有太多想表達的事,最後又發覺事件間有部分重複、矛盾。我學會了在寫作期間,要在腦子裏素描出一個大概的模樣,落筆時不斷推展故事的不同發展性,才能得到較集中、有重心的故事。

Recommended Citation

盧詠瞹 (2005)。我跟他跟他。輯於《考功集(畢業論文選粹)》。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chi_diss/59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