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人的生命必須受制於時間和空間,因為它們是人存在的基本範疇。中秋依舊是中秋,地球還是那個地球,但相比於古代人,我們對時空的感知已然不同。而變的從來不是時空,而是資本控制下的人們對世界的認知。 從時間角度看,在農耕文明時期,以中國人為例,大家只是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常日子,用二十四節氣來指導農業生產,《論語》中所講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更表達了人與自然宇宙之間的一種和諧而獨特的時間觀念,人們過得瀟灑,不必匆匆。

Recommended Citation

王思佳 (2020)。時空壓縮下的城市變革——以廣州紅磚廠藝術園區的拆遷為例。文化研究@嶺南,66。檢自 https://commons.ln.edu.hk/mcsln/vol66/iss1/7/。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