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黃子華的最後一個棟篤笑表演《金盤啷口》門票熱賣;早前上映由黃子華主演的《棟篤特工》亦一洗他「票房毒藥」的污名,成為最賣座的賀歲片。近年黃子華越來越受歡迎,棟篤笑、電視劇、舞台劇及電影皆大賣,甚至被冠上「子華神」的稱號(二零一四年「第二屆高登男神總選」第一位),借《100毛》的說法,「子華神,係智慧、幽默、神級嘅代表」。「男神」這個網絡用語原本多數用於外表俊俏的偶像(或非偶像的男生),但現在其意義逐漸擴闊,並包括具各種「內在美」的男性。「男神」現今已經不是一個純粹的讚許,也是一個具商業價值的符號,也可以是具社會意義的典範,值得我們思考及探索。既然「男神」的概念可以被媒體廣傳、再現,我們可以試分析媒體在當中的角色,包括探索被冠以「男神」的偶像形象在不同媒體流轉之間究竟有沒有變異;如果存在變異,媒體在當中所擔的角色如何;這變異的生成原因及邏輯如何。本文試從「文化工業(cultural industry)」的模式演進探索這種「神化」(偶像生產)的邏輯,並指出批判「文化工業」的當下意義。

Recommended Citation

甘欣庭 (2019)。後現代的藝術商品化方式 : 以黃子華被「神化」為例。文化研究@嶺南,64。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4/iss1/5/。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