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貧窮

Abstract

貧窮,筆者定下這樣的題目,著實野心太大,所以注定是談不清、話不明的。但是,過去的工作環境裏這個詞為高頻詞,即使不出現在各類所寫的報告中,也會頻頻在腦海裏聯想起這個詞。年少如是愚斷,凡住不起房子;或住在農村的;皮膚黝黑滿臉褶子的;衣服破舊的;沒接受過教育的人所處的境地,便是貧窮。不得不承認的是,之所以有這樣的愚斷,即是下意識地或多或少對這個群體有避而遠之的心理,是與全球化大環境中追逐資本、優勝劣汰的成功學氛圍分不開的。

當筆者試圖割去自己生命裏的驕傲後,來到當初家人反對前去、後來轉爲支持的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的一個小村落裏做一名支教老師。那年,行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大風吹過,滿鼻腔的塵土裏混雜著「米田共」的香氣,映襯著眼中漫山荒涼的景象:看著群落的山寨,偶爾有純潔爛漫的孩子嬉鬧跑過,以為找到了心裏貧窮的定義。兩年的時間,從起初滿腔熱血,到後期的失落與無力,能力有限的自己看見貧窮的強大——原來它的幫凶是如此堅固、動搖不得,包括人性的複雜、制度的漏弊等,猶如翻不過的大山,越不過的深潭。後又轉戰於貴州畢節,一年下來,關於「貧窮」全心盡力的提問式呐喊,換來的是無窮無盡的黑暗式沉默。自認為一定是自身的「武藝」不夠純熟、「裝備」不夠精湛(事實上也正是這樣),決定再次進修深造尋找答案。幸得家人們的指點和支持,參拜嶺南文化研究門下。「學藝」短短三個多月,帶著初生之犢不怕虎的精神,想弄明白何爲貧窮?我們又究竟扶的是什麽貧?手中的快鞭該往哪裏發力?以便鍛造知識、再築願景,有能力使自己肩膀上的承擔更具份量,讓心更貼近這片熱土,繼而穩步地奔走天路。遂生以下拙思。

Recommended Citation

唐杰 (2019)。貧窮。文化研究@嶺南,64。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4/iss1/13/。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