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由高爾夫球場到 大學廢墟

Abstract

(原載明報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

最近我的鄰系同事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智鵬成為新聞人物,他表示,政府不應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來建住宅,因為它具「深厚英殖時代歷史價值」,李光耀和港督戴麟趾也曾在此打球,應予全面保育。這與十多年前他評價皇后碼頭的說法大相逕庭,他當年說碼頭「無重大歷史價值」。於是,有人質疑他「搬龍門」,更扯到他的建制政治背景及公職。筆者當年有份要求保留皇后碼頭,當然對劉教授的觀點有點驚訝,也不知他如此關心高爾夫球場。不過,我少了一些輿論帶有的義憤,多了一點荒誕感。

大家質疑劉教授「搬龍門」之餘,不妨想一下,無論搬到哪裡,劉教授還是有一個心繫的「龍門」,不過,這「龍門」顯然不是歷史保育,也跟嶺南大學,又或劉教授的研究及學術生涯無關。

劉教授的「龍門」,恕我不點明了,但他不禁令我聯想起,許多大學中人的「龍門」同樣往往不在大學,與學術也無關。「龍門」者,坊間一般指為原則或目標,當然蘊含價值及意義。在香港的大學裡讀書及工作加起來接近三十年,我領悟到一件事,要在大學裡尋找到意義愈來愈難。找到的人固然有,但更多的人是在大學裡迷失,只能在大學以外的地方尋找寄託。

Recommended Citation

葉蔭聰 (2019)。由高爾夫球場到 大學廢墟。文化研究@嶺南,64。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4/iss1/12/。

This document is currently not available here.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