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二零一六年上映的紀錄片《Radioactive Forest》(NHK World),似乎嘗試著對抗當代人類的「遺忘症」。無論在日本還是全球,人們已經浸沒在新的資訊裏,忘了二零一一年福島核事故的創傷和後遺症。《Radioactive Forest》所關注的,正是核災難對環境及居民的持續影響。核事故發生之後,居民緊急撤離,核電站周圍的城鎮一夜之間成為空城;森林裏的居民沒有撤離,動物、植物與不斷散發輻射能量的核電站廢墟安靜地共存在這裏,沒有撤走的它們體內一直積累著核污染;同時,動物「接手了」周圍的城鎮,它們適應了在房屋和街道上生活,而且它們也不再害怕人類。人類的地獄成為動物的樂園,這種悖論式的存在狀態恰恰展現了不同的居住者──居住地的關係。由於核災難,人們將人與家分離開,人們離開他們所歸屬和歸屬他們的地方。這一齣紀錄片最終指向的是人、歸屬與環境的宏大命題。紀錄片問,那些災難移民要去哪裏?如果回家,要如何處理充滿隱形危險和被「鳩佔鵲巢」的家?或者,抽象點說,如何處理不宜居(inhibitability)與歸屬的困惑?

Recommended Citation

紀志帆 (2018)。家園如何 : 由《Radioactive Forest》到福島重建。文化研究@嶺南,63。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3/iss1/5/。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