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2012 年反國民教育運動,打出了「全民覺醒,栽種未來」的大會標題。在這次運動中,彷彿,一下子地,全民又覺醒了!在運動進入沸騰之時,專欄作家安裕亦以<覺醒>為題撰文。這篇文章從倫敦奧運與北京奧運相比較開始,說到一國兩制,說到英美的公民教育,說到覺醒,最後以魯迅先生的《吶喊》寄語作結。安裕的<覺醒>除了說明了國民教育情理皆欠奉外,更重要的是,它也為到主權移交後十五年做了一次簡單的歷史回顧;而為反國教運動的「覺醒」追本溯源,便又回到了2003 年的7 月1 日的大遊行。這整整的十年,與主流官方以「回歸」年作為分水嶺式的經濟發展論調很不一樣。恰好將時針撥回至零三‧七一那次遊行的發生,才能讓我們看見接著發生的一場場社會運動,與那「繼續繁榮穩定」是如何背道而馳,並重新打開對未來想像的可能。本文嘗試將焦點放到由零三‧七一至今十年,綜合地分析這段日子對治理的邏輯如何,以及我們可以想像的未來又如何。

Recommended Citation

余振雄 (2014)。未能時態下的覺醒想像 。《思想香港》,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