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我想先說一下這篇文章為什麼會出現。我是從運動裡開始思考,特別是反高鐵以後,我的感受是一個由零三年的七一的運動形式到達了一個高峰,以後便直接掉落到一個低點。甚至我們越來越困難地解釋每次運動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形態。人們為什麼會走出來?而走出來的人又是怎樣的?特別是反國教的時候會碰到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那十二萬人的數字到底説明了什麽?然後,從反國教開始,又多了很多其他的不同行動,例如耕田,或平等分享機會等。而我感到很困擾的是,這些行動如果真的是覺醒的話,那覺醒之前的是什麼。如果現在已覺醒,那未來豈不是不用覺醒了?當我們說「覺醒」的時候,是在說它的量還是質?這有了幾個問題,我們便來進入這篇文章。

Recommended Citation

余振雄 (2014)。時態式社會運動思考 。《思想香港》,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