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看過了馬老闆及陳景輝的文章,我也有一些回應作補充。馬國明提到,香港市民再一次創造歷史,不過他的論調比較失望,因為這個歷史被扭曲了,並受到當權者的收編。特別在文章較後部份提到一個說法,就是將七一的參加者講成是,市民因為對經濟問題好不滿,民生問題好不滿,因此才上街而已。這些都是跟政治或民主無關,亦與廿三條未必有直接關係。這一種說法我自己當然會認同當權者的論述是一種相當無賴的論述,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會有點戚戚然,因為是否完全與經濟民生無關?當年七一大遊行的社會根源是怎樣?如果我們把七一大遊行放回社會脈絡去,站在我的立場,會有不同的詮釋。如果我們只是把七一理解為純粹對人權民主的追求,而與現實中市民正面對的困境無關的話,這裏可能根本就存在著一個空洞化的問題。當回到社會根源又是怎樣?我經常將這個問題從九七年回歸之後的九八年金融危機,來觀看香港整個社會境況的轉變。

Recommended Citation

蒙兆達 (2013)。給被壓迫者充權的人民歷史書寫 。《思想香港》,創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