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學放逐記

Wan Kan CHIN (陳云根)

Abstract

一九六七年之前,港英政府用隔離的方法處理唐人,只要將無心歸化的唐人擠出名利場,由得他們自生自滅,政權就很安全。一九六七年,香港的土共用書籍、報章、學習班、娛樂節慶和通俗電影將工人組織起來,發動暴亂,致令港英政府得了教訓,必須執起另一種自由主義政府不好意思宣之於口的西方治術,用來籠絡此地的唐人。這種治術是文化政策,核心範圍是表演藝術。基於上述的原因,港英在香港放任文學,放逐文學。在中國大陸、台灣和新加坡的統治者,文學也是緊密看守的文化政策範疇;港英放開文學,是別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