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uthors

Abstract

自2005年湖南衛視第二屆《超級女聲》火爆非常以來,大陸流行文化領域儼然成了一個超級秀場,不僅《超級女聲》聲聲不絕,湖南衛視更是趁熱打鐵推出姊妹品牌《快樂男聲》,而上海的東方衛視也有一檔定位相近的《加油!好男兒》,此外北京電視臺的《紅樓夢中人》選秀亦反響熱烈。“超女”一夜便有數百近千萬的場外短訊投票收入,引得各級電視臺蜂起模仿,類似節目層出不窮。所謂“超女”現象,已經成了一種知識分子不可不知、無法沉默的“時事”。2005年就有許多評論,以為“超女”模式是“娛樂民主”或者“演練中的民意指向”或者乾脆是“庶民的勝利”,當然也爭議不少。直至今年夏天,大陸重要的專欄作家許知遠仍在《亞洲週刊》的專欄上討論以“超女”為代表的選秀節目。許知遠代表的是另外一種知識分子立場,非常精英主義。而不久之後的9月中旬,隸屬於中共中宣部的廣電總局就發出一道禁令,對選秀節目進行了非常細緻乃至於“苛刻”的規訓,由於廣電總局總攬大陸廣播電視行業內的生殺予奪大權,這道禁令事實上宣告了現行選秀模式的終結。而廣電總局素來被認為和中國中央電視臺親如一家,是後者在政治上的代表和保護傘,而中央電視臺目前最強有力的對手不外是總部設在香港的鳳凰衛視和長沙的湖南衛視,因此,廣電總局相繼推出的一系列政策都被坊間解讀為是替央視出頭打擊對手。

Recommended Citation

黃微子 (2007)。選秀問題 : 知識分子和廣電總局。文化研究@嶺南,8。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8/i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