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早前發表的《民粹政治與犬儒文化》(下簡稱《民》),主觀的想法是對「回歸十年」的香港社會文化脈絡,作一些十分初步的診斷,以刺激更為深入的討論。然而,回響不是沒有,但卻似乎並不集中討論《民》對香港社會的初步分析,而更多是在一般的理論層面的回應,這大概也是一種不經意的後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 吧。不過,如果《民》引起的討論,讓讀者有興趣閱讀拉克勞(Ernesto Laclau)的著作,筆者倒是十分樂見的。

亳無疑問,理論的澄清是十分重要的。不過,正如葉蔭聰 (下簡稱葉) 也十分明白, 「香港報紙評論版的空間及『預期讀者』」,似乎並不特別有利於深入的理論分析。因此,報紙文章的書寫,很難全面展開複雜的理論討論。《民》自然也不例外。也許由於這個原因,《民》的一些未能全面展開的論點,導致了一些誤讀,筆者是應付上一定責任的。因此,借此機會,我願意花點時間,進一步澄清一些想法,祈待更有建設性的討論。

Recommended Citation

許寶強 (2007)。智性討論的倫理與民粹主義的不經意後果 : 回葉蔭聰。文化研究@嶺南,8。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8/iss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