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接觸自殺傾向的朋友對筆者來說並非新鮮事,面對面的告解、聊天軟件(Whatsapp、Messenger等)的私訊互動,到Facebook公開宣言,每次筆者都處於無準備的狀態接收他人渴望自殺的表述。這令筆者始思索當自己隨時成為此類表述的接收者,應如何自我安立。值得關注的是前兩種形式與後者的分別:前兩者始終沒有脫離一種私密對話的本質,表述者向筆者「告解」時多少已克制了「實踐自殺」的動力,以宣洩情緒及「自殺的想法」為主;後者之表述者則相當意識到其論述的公共性,更意圖把自己的自殺實踐「媒體化」(mediated)。

當情緒爆炸的現代世界適逢新媒體當道,情緒危機乃至自殺傾向再不只是保留於私領域中慢慢處理的東西,而陸續出現被「公共化」、「奇觀化」的現象,結果每個人都隨時成為自殺宣言的觀眾/接收者。筆者嘗試以接收者的立場,思索到底如何理解如此沉重的現象,如何閱讀並接收每次突如其來的自殺宣言。又,當觀者與表述者被媒體世界隔離,觀者到底如何安立自己的角色,又如何判斷介入行動的基礎?

Recommended Citation

古卓嵐 (2017)。從媒體文化的角度初探如何理解並回應網絡世界中的自殺宣言。文化研究@嶺南,61。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1/iss1/4/。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