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電影《十年》於香港上映一周年。一年過去,《十年:方言篇》導演歐文傑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表示,《十年》令他真正感受到香港存在自我審查:「以前拍獨立電影,只要符合電檢,過到送檢就可以上畫,毋須有政治考慮⋯⋯到上映俾人封殺,場場滿座,但戲院都落你畫。⋯⋯就知道原來現實係咁,人只可以跟住時代一步步行,曾經都好沮喪。」《十年》作為後雨傘時代(意指二零一四年雨傘運動以降)的標誌性本土電影,歐文傑此番說話正指出,香港電影業於後雨傘時代正面對來自投資方、發行商、院線各方面更嚴苛的「自我審查」,甚至來自政權明目張膽的打壓。面對此等壓抑,到底香港電影業的前路,是否就只能如歐文傑所言:「人只可以跟住時代一步步行」,還是能夠另闢蹊徑,擺脫壓抑?本文嘗試以香港電影所面對的壓抑為切入點,引申探討香港電影業的出路,想像重構香港電影主體性的可能。

Recommended Citation

黃潔雯 (2017)。後雨傘時期的香港電影業。文化研究@嶺南,60。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0/iss1/14/。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