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命運自主的法律戰場

Abstract

(原載明報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

過去一星期,看到及聽到最多的是「黑暗」二字。東北案十三子及「公民廣場」三子相繼被「加刑」入獄,下了台的梁振英政府還可以成功報復,對大部分反對派群眾來說,當然是黑暗的日子。黑暗是最容易讓人錯過細節,反正都是黑色,分辨不到不同的灰調,看不見前路,以及自己。這兩件案最「夭心夭肺」的,就是傷了年輕人、代表了希望的年輕人。除此以外,就是傷了我們對法律的信任;當然,這種信任不是今天才出問題的。大部分香港人對「自由社會」的認知及感覺,對自由主義價值觀的模糊認同,很大程度建基於殖民統治最後二十年的法治。一句「香港係法治社會」,對小市民來說,是對抗強權的心理防護,是家在香港的平安符,是英國人留給我們的「好命水」,這也是政治反對派的生存條件。這種狀態我姑且戲稱為香港的「法治小確幸」。

細讀上訴庭法官的判辭,也能感受到這種小確幸:香港不是三百年前的英國,也不是今天的中國大陸,並不存在「不理人民的君王」。自由與秩序之間,只是一個執法與守法的問題,當中並無矛盾,僅僅是技術上的平衡問題。礙事的是幾個被「有識之士」教壞了的學生,阻嚇又阻嚇,便能回復平衡。但法官的小確幸,到底今天還有多少人分享?法官離開法庭回到家,是否真有這種「確定而幸福」的感覺?

當下香港不少人覺得自己的政治期望與生活價值,與號稱「自由社會」的香港實際運作之間,充滿落差與張力,甚至懷疑香港還算不算得上是有自由的。愈來愈多人不再覺得,蟻民只要守好香港法例就夠了,就是實現「自由社會」的最好手段。否則,三年前也不會有數以十萬計的人願意坐在金鐘的馬路上。話雖如此,絕大部分香港市民不是無政府主義者,他們只是看不過眼學生被欺負,看不慣催淚彈橫飛,但是,他們還是願意相信,爛船總有三斤釘,即使法律不完全站在反對者的一邊,也不至於成為馬克思主義者講的統治階級國家機器。可是,今天愈來愈多人知道,小確幸的社會代價,要年輕的公民抗命者付出。

Recommended Citation

葉蔭聰 (2017)。命運自主的法律戰場。文化研究@嶺南,60。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0/iss1/12/。

This document is currently not available here.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