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離棄「人心」的「回歸」

Abstract

(原載明報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

回首廿年,一個最容易被觀察到的結論是──「人心未回歸」。所謂「人心未回歸」,大概是指香港的民眾迄今仍不願意認同中國。這種建基於國族認同的框架,並已逐漸成為公共論述的常識的說法,我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繼續討論。然而,當中的兩個關鍵詞──「人心」與「回歸」──卻不妨拿來借題發揮,從一種更根本的視野盤點過去、思考未來。

「人心」相對的,是「獸性」。人跟其他動物最不同之處,是除了吃喝拉睡、勞動玩樂,還關注物質生活以外的事情、超越本能的倫理價值。循此思路,「人心未回歸」可作兩種截然相反的解讀:一是人類的動物本能不斷膨脹,令「人性」無法回歸「宿主」;另一則是人類抗拒完全回歸「獸性」,守護「人心」。

「反政治化」的葫蘆賣「經濟化」的藥近年在香港公共論述中最常見的污名,大概是「政治化」。任何關乎民眾日常生活的領域,例如教育、醫療、飲食、文化藝術,只要扣上「政治化」這詞,都很容易變得「可疑」,甚或需要敬而遠之。在公共討論中使用「政治化」批評或攻擊他人的,主要是親中港政權的建制力量。然而,在這些論述中, 「政治化」具體是指什麼,卻並不了然。

Recommended Citation

許寶強 (2017)。離棄「人心」的「回歸」。文化研究@嶺南,60。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0/iss1/11/。

This document is currently not available here.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