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威權法治說雙城

Abstract

(原載明報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

這兩個星期應該是香港公民社會最黑暗的日子,不單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十三名示威者被覆核刑期,由社會服務令改判即時入獄八至十三個月,雨傘運動中衝入「公民廣場」的「雙學三子」也因相同程序,導致半年以上刑期。加上前日梁頌恆和游蕙楨宣誓案的上訴申請被終審法院駁回,確立了具追溯力的人大釋法。除了自欺欺人者外,人皆可見香港從此變得不再一樣,快速進入一個威權或半威權的時代。

在一片神傷、驚歎、難以置信的沉重氣氛當中,筆者記起二零一五年有幾位外地學者朋友到港開會,會後我帶他們去金鐘當日佔領區一帶考察。當時仍有一些佔領期間建成的帳篷還未拆走,有人仍然留守。那些外地朋友充滿好奇,興致勃勃的親身了解這件轟動世界的香港新聞。

我向其中一位來自新加坡的朋友提到,「佔中三子」其中兩名大學教授在佔領中後期已經因為無法駕馭局勢,選擇回校上課。我的朋友感到大惑不解,因為他無法想像大學沒有即時解僱他們。我唯有苦笑,告訴他們一切還未知終局,因為中國人有句話叫「秋後算帳」。

Recommended Citation

安徒 (羅永生) (2017)。威權法治說雙城。文化研究@嶺南,60。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60/iss1/10/。

This document is currently not available here.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