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舉辦「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支聯會近年備受批評,行禮如儀、目標脫節等批判不絕於耳,於是「本土派」在尖沙咀另起爐灶,有大學舉辦與傳統不同的悼念活動,維多利亞公園自二零一三年起不再是集體悼念「天安門事件」的唯一場所。自此,悼念應否到維園成為每年六月四日前的必然爭論,而維園的燭光則逐年變得暗淡。另一個主流爭論由大學生帶起,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在二零一六年提出悼念六四非必要,認為「件事無推進」、「唔應該視為理所當然的責任」。悼念六四應否劃上句號?應以甚麼形式悼念?要思考這些問題,我們不得不思考悼念的本質與意義,但遺憾現時爭論不單沒有觸及這些問題,更刻意逃避觸碰它們,於是開展不了有意義的討論。因此,我們應該思考的問題是悼念的意義,而緣何有人堅持於維園燃起燭光悼念,有人則堅持另起爐灶,而雙方的論述何以無法傳達給對方。

Recommended Citation

甘欣庭 (2017)。論「六四悼念晚會」: 不悲哀的哀悼與消失的歷史。文化研究@嶺南,59。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9/iss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