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香港機場管理局在會議展覽中心召開記者會公布「SKYCITY航天城」發展計劃,機管局主席蘇澤光稱「航天城」第一期為「結合零售、餐飲、娛樂、寫字樓、酒店等設施」的「超越傳統的購物中心」,換言之即使其功能或概念如何複雜,到底還是一個商場項目。事實上,機管局發言人宣稱「航天城」商場在二零二一年落成時將為全港最大型的商場。「航天城」第一期包括兩個項目:一個商場項目和一個酒店項目。商場項目將於二零一七年初招標,預計二零二一年落成,地盤面積達四萬平方米,總樓面為十九萬五千平方米;酒店項目已於十一月開始招標,預計二零二零年落成,地盤面積為六千六百五十平方米,總樓面為三萬三千七百平方米,將提供四百五十至七百五十間客房,規模與毗連的香港天際萬豪酒店(六百五十八間客房)接近。機管局傾向「航天城」第一期的兩個項目由單一發展商承包,第一期完成後再研究後續發展方向和合作模式。

規劃中的「航天城」商場與酒店座落於機場島北面的半島的「機場北商業區」,該區早在九十年代制訂的機場發展總綱已預留作商業區用途,先後建成了亞洲博覽館、香港天際萬豪酒店、海天碼頭和航天城高爾夫球場。「航天城」第一期的商場和酒店項目就座落在高球場位置,而高球場已被機管局通知提早結束合約。雖然該區早已規劃為商業區,但今次發展計劃卻涉及土地使用權的轉變/轉讓。為發展「航空城」,政府以象徵式地價港幣二千元將原來的「機場地契」分割出近二十五公頃的「機場北商業區」用地授予機管局,並將該地改劃作「商業用地」,從原來「機場地契」限制鬆綁以放寬樓面限制,簽訂土地契約的程序經已完成。機管局作為政府全資擁有的私營化機構,該如何理解兩者之間的土地轉讓?政黨提出的質疑只針對政府對機管局補貼之嫌,然而更重要的恐怕在於公共權力的問題。機管局作為受委託管理機場的機構,似乎有必要釐清機管局的權力與角色。

另一個問題在於為何機場需要興建一個全港最大的商場?政府以什麼角色參與其中?二零一六年九月的政府公報曾提到機場北商業區發展為「港珠澳大橋『橋頭經濟』的重要一環」。「橋頭經濟」最早在二零一四年《施政報告》中提出,旨在即將通車的港珠澳大橋、機場及其相關的道路系統基礎下,將作為交通樞紐的大嶼山發展成新核心商業區的構想。機場作為公共交通設施,為何會出現一塊商業用地?公眾需要「航天城」嗎?誰會在此得益?如此龐大的集合式地產項目又如何與政府推動的經濟發展想像結合?本文將先討論「航天城」的主題公園式規劃,再從象徵經濟的進路討論「航天城」如何扣連政府與發展商共謀的文化計劃,耙梳「航天城」作為都市規劃的操作細節。

Recommended Citation

麥樂文 (2017)。機場 (不) 是商場 : 「航空城」與機場北商業區計劃 。文化研究@嶺南,58。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8/iss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