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文化研究在探索個人和集體的身份建構的過程中,以「主體」代替「自我」,而根據福柯對主體的論述,主體是要從特定的歷史和意識形態的語境中的一些方法所建構出來,他提出主體性是權力的產物(結果),並支配著主體的個體性。權力不單是負面的控制機制,更是生產自我的機制,例如醫院對性別和疾病進行分類;工作組織中制定的分工權屬;監獄、精神病院對犯罪和瘋癲的定義。種種命名和分類把主體固定在書寫中,促成了主體性的生產。而學校對知識和意識形態的灌輸,亦是一個由權力生產主體的機制。筆者下文將嘗試探討在民政事務局「青年生涯規劃活動資助計劃」中,「權力」的產生以及如何利用知識工具建構香港中學生,如何建構未來。

Recommended Citation

巫佩雯 (2017)。我走我路? 「青年生涯規劃活動資助計劃」中中學生的窄路未來。文化研究@嶺南,57。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7/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