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粵語正音運動

Abstract

筆者本科為雙語學(bilingual studies),接受的是現代語言學觀念,相信語言及其規則會隨時間而改變,因而對以古證今、極具傳統主義(traditionalism)色彩的「正音運動」一直敬而遠之,但在抗拒的同時,又感其他論調未能切中要害。縱觀各派立場,皆未跳出語言學界多年來有關「約定俗成/習非勝是」之辯。筆者所關懷的問題,在於「約定俗成」和「習非成是」背後同時預設了一套傳統,兩者同樣描述了實踐對傳統的背離,卻是兩種截然相反的知識論立場。語言學習的其中一大難題,就是每每牽涉到傳統與實踐之拉扯,這種張力在中文系/中文學習中特別明顯。對於學習和傳統,可見博藍尼(Michael Polanyi, 1891-1976)的著作《科學、信念與社會》(Science, Faith, and Society, 1946)、《個人知識》(Personal Knowledge, 1958)和《默會維度》(The Tacit Dimension, 1966)。

他認為「我們所認知的比我們可描述的更多」,他指出知識有兩類,除了是「默會」的知識(tacit knowledge),就是植根於「默會」的知識(knowledge rooted in tacit)。換言之,人所認知的必然包含默會的、不可言說的部分。以此為基礎,他批判當代批判哲學對傳統的割離,他相信所有知識是互相連結的(all knowledge is dependent),因此,他重新體認傳統的價值,指出學習不可避免要相信(belief)權威(authority)。何文匯無疑是語音研究的權威,他建基於宋代《廣韻》的粵音方案亦顯然有重新確立傳統的用意。然而,是否因為作為普通人的我們無法如王亭之、潘國森般提出反證,就得全盤接受?以下將借博藍尼的知識論,梳理粵語正音運動與語言學習之間的問題。

Recommended Citation

麥樂文 (2017)。粵語正音運動。文化研究@嶺南,56。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6/iss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