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對於德國而言,一九八九年是一個歷史性時刻,經過四十六年分隔的德國,柏林圍牆的倒下讓東德與西德結束,並且象徵著冷戰時期二元對立的意識形態結束,隨之而來的是換來全新統一的德國。電影《竊聽者》(Das Leben der Anderen)以德國的鐵幕倒下為背景,講述一個受僱於極權東德、極權情報機關The Stasi的秘密警察良心發現的故事,並且於二零零七年奪得第七十九屆美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橫掃德國多個電影獎項,獲得商業成就,引證電影讓觀眾得到共鳴。《竊聽者》在主流市場或主流價值獲得成功,並非是一個偶然。

本文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從電影《竊聽者》所呈現具體畫面,並藉法國精神分析學家拉岡(Jacques-Marie-Émile Lacan)的鏡像學說拆解各角色的主體潛意識,以及導演設置鏡頭的位置分析各角色主體與身份拉扯的曖昧,並揭示後鐵幕德國人對國族(政治)身份認同的意識;第二部分則探討電影《竊聽者》成為對歷史事件的救贖可能性。

Recommended Citation

黃麗妍 (2016)。重寫鐵幕 : 從電影《竊聽者》揭示後鐵幕東德人的主體及身份認同,並探討《竊聽者》作為歷史救贖的可能性。文化研究@嶺南,55。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5/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