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筆者興趣於中國的傳統音樂,演奏實踐多年,今課讀波蘭尼「默會認識」論有所感悟:「我們可知的比我們可說的要多」(we can know more than we can tell)(Polanyi 1966)。中國幅員廣大,歷史深遠,各地皆有不同特色的習俗文化和音樂傳統,難以勝數。筆者認識有限,僅從局部所知,「默會認識」地去看中國傳統音樂在香港實踐之困境,發現竟乃根自於廿世紀初「中華文化國族主義」(羅永生 2015)[1]下的夢魘,中國傳統音樂文化在香港傳承之實踐權力空間,更因七十年代港英殖民地政府對中樂收編教育體制而被困,九七回歸後香港教育統籌局(以下簡稱香港教統局)淪為中華國族主義之代理人,其教育政策之悖論,實自築籠牢,適得其反。傳統中樂與現代中樂的性質並不相同,必須釐清,才好施教,本文試論述之。

Recommended Citation

何耿明 (2016)。從波蘭尼「默會認識」看中國傳統音樂在香港的困境。文化研究@嶺南,55。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5/iss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