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香港由工業年代發展至現今的國際大都會,這種成就感,必然會令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人感到自豪,他們認為是用他們默默耕耘的勞動力去建立的,而這種獅子山精神在許煜的《獅子山精神的批判》文章裏認為是一種和諧家庭及肯捱肯幹的工作價值觀。他們經歷了戰亂後的情況及從工業轉變的經濟結構,他們的勞動方式也隨著時間而變化,其目的也是追求穩定的生活。勞碌過後的穩定生活,從而開始追求不勞而獲的資本利潤,演變成現今的資本所產生的巨大問題──財富分配的巨大差距。經過兩代人的勞動力所創造的獅子山精神當然值得自豪,可惜的是新一代活著一個建基於這種精神的富裕時代,所追求的不是動亂之中穩定下來,而是追求新的價值觀。不論是從政治上還是從經濟上更重視上一代所產生下來的環境及忽略社會資本的問題。政治價值觀往往還是有世代代溝,我們比一上代更為自由,可能這樣更加追求非經濟的目標,在政治及經濟上明顯地積極,更挑戰主流社會的規範,這樣就會與長輩他們起衝突。現今由工業轉變為服務業的勞動力以及金融和不動產等的資本集中,導致公共資源被壟斷等情況出現,只會令財富不均不斷擴大。獅子山精神是他們對現今的人們也應該用這種方式的勞動為自己將來建立想得到的安穩生活,而這種獅子山下背後的精神我們還要承傳下去嗎?

Recommended Citation

郭宇濠 (2016)。從獅子山精神看財富不均現象 : 我們應否承傳獅子山精神?。文化研究@嶺南,55。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5/is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