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由陳可辛執導的《武俠》在二零一一年上映時,打著「改變武俠」的副標題,引起不少關注,西方媒體讚譽極高,全球首映在第四十六屆康城影展舉行,也是唯一受邀參展的華人電影;同時,它也因內容設計太獨樹一格而遭受負面評價。「武俠」電影類別從二十世紀發跡以來走到今天,不斷地創新與超越傳統,陳可辛肯定不是第一位。但讓人驚訝的是,此部影片在美國發行商溫斯坦影業(Weinstein Company)購得版權之後,便以“Dragon”為其英文名。

本文首先嘗試從《武俠》的電影文本中探討傅柯提出的「自我照顧」和「自我認識」,如何在人物設置及美學藝術中展現。《武俠》最大的顛覆和驚喜,要數劉家村發生命案後,捕快徐百九以柯南破案的方式來解讀一場江湖恩怨。這個「兵與賊」的背後,各自代表了傳統幫派江湖和現代科學理性兩種知識系統的碰撞與角力。文中第二部分將會分析這兩個主導不同時代的知識系統在劇中的再現。此外,電影雖然超脫於現實,但它經常與身處的社會情境相關。許多人認為《武俠》最大的敗筆在主角被雷劈死的「科學」式結局,荒謬之極,且完全背離武俠電影該有的狹義死法。但如果將文本與現實對照,進行寓喻式閱讀(allegorical reading),劉金喜和地煞教主的父子對峙關係,其實可以表現出香港在中港矛盾日益尖銳的現實下的身份焦慮。本文第三部分將圍繞此主題展開。

Recommended Citation

鄧婉晴 (2016)。從《武俠》看自我照顧與認識、科學與身體、身份與認同。文化研究@嶺南,54。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4/iss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