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GPS導航系統Waze自二零零九年在以色列成立以來,使用率逐年升高,特別是在陸路交通系統差勁的城市。它主要依靠衛星導航以及群衆的主動參與投報,來整合即時交通信息,從而提供最方便省時的路徑建議給使用者。根據報導,人們使用Waze來尋找熟悉的路段,多於尋找新的路段。在這過程中,Waze成了移動中的媒體,為開車人士指引方向,中介去路。

本文將以這個Google於二零一三年六月以十三億美元買下的地圖導航程式為研究對象,嘗試從一條下班回家的路講起,以文化研究的視角來探究Waze如何透過其社交媒體的科技屬性,建構虛擬社群,接合外界/公共與內部/私領域,並令使用者在互動中產生認同與信任。與此同時,地圖繪製的扁平與同質特性,在Waze與社群互動不斷產生新的意義的過程中,卻框限了人們對城市地景和地方的認知,以及改變使用者的消費形態。與此同時,Waze社群多因信任,忽略媒體具有虛構和選擇性再現的權力的事實。更甚者,長期依仗系統帶路,將忽略真正引致社群依賴媒體的社會現實。

Recommended Citation

鄧婉晴 (2016)。Media on the road : Waze在移動中的社群經驗。文化研究@嶺南,53。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3/iss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