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香港是一個物質社會,也是一個消費社會,因此,人們努力工作不只是為了餬口,更是為了追求更高的生活享受。其中一個社會的表徵是購買「名牌」。「名牌」從來是身份的象徵,也是質素的保證。既然如此,「名牌」必然是價錢高昂,產量罕有稀少,而且決不減價,社會上只有少數人可以擁有,而擁有者必然受到別人的注目。不過,這個「神話」像是已經幻滅,因為近年一連串關於「名牌」的報道,引起了傳媒不大不小的關注。

後現代主義中「現代性」(modernity)的延續,帶來了更進一步的「商品」和「消費」的關係改變。商品再不是只有「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更有其「符號價值」。「名牌」作為一個「符號」,擁有一種高高在上的「象徵的權力」(symbolic power)。然而,假如「名牌」持續出現減價,或是一年一度千人瘋搶便宜貨情況持續,其所代表的「生活風格」或「品味」,其「象徵的權力」,會否出現變化?當「消費」與「勞動」的界線變得含糊之際,這是否代表「名牌」已變得平凡?抑或這只是一種促銷手法,透過媒體,反給人一種名牌不再「離地」的感覺,反而更有助形象的推廣?

本文研究的目的,是希望探討全球化年代,消費的經驗有別於以往,比較強調商品的美學價值,多於其實用價值。究竟生活風格與消費之間的關係,有否出現變化?一般而言,「生活風格與消費,完全是大眾社會操弄下的產物」。何謂「大眾社會」的操弄?究竟這個假設是否正確?如果是正確的話,「名牌」減價又反映了甚麼?

Recommended Citation

關懷遠 (2015)。從「港女喪搶名牌煲」事件看消費文化與生活風格的關係及其轉變。文化研究@嶺南,49。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9/iss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