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根據Silverstone於《媒體概念十六講》的解述:媒體中介被視為一種「媒體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互動與對意義的運作。消費者一方面接收媒體文本當作意義的來源,另一方面也可嘗試以「媒體生產者」的身分,將意義從一個文本流動到另一個文本之上。

關錦鵬在拍畢《胭脂扣》後,因緣際會成為「消費者」到香港藝術中心欣賞阮玲玉回顧展,因而埋下拍攝《阮玲玉》的種子,變成一位「媒體生產者」。但作為一部人物傳記電影,關並沒有套用過往電影的敘事方式,反而遊走於虛實之間,讓觀眾一邊了解阮玲玉的生平事跡,一邊對阮玲玉及身邊的人作出批判。

本文將主要分開「虛、實」兩部分,分析關錦鵬如何透過他多層的中介,刻劃阮玲玉的人物特徵。更重要的是──他如何把虛實結合運用,「真實」地呈現阮玲玉。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俊傑 (2015)。《阮玲玉》: 談關錦鵬如何虛實並用地中介人物傳記電影。文化研究@嶺南,48。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8/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