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香港從漁村小鎮,銳變成現代化大都會,當中幾經變遷,不同年代的人都經歷著社會、經濟、身份和文化中不同程度的衝擊,在《說鄉土教育》一文中,潘光旦一開首就談及「位育」一詞, 意即「適應」,根據作者所意:
「一切生命的目的在求位育……這概念的西文名詞,我們一向釋作『適應』或『順應』,我認為這釋名是錯誤的,錯在把一種相互感應的過程看作一種片面感應的過程。(頁317)」

這樣看來香港人的生活作風和作者所想大有出入,香港人最引以為傲的就是「適應力強」, 俗話說「天跌落黎當被冚」,無論時代怎樣變遷,順境逆境,香港人也相信自己有能力撐過去。這跟香港的歷史有重大關係,香港經歷了一百年的殖民統治,無論是被借出當時,還是英方決定歸還那一刻,香港人都身不由己,能控制的,大抵只有自己的收入和生活。所以早期香港人心中,都覺得自己只有香港人的身份,生活重於生命,身份模糊不清。本文會從潘光旦先生的《說鄉土教育》伸展至香港的本土教育及國民教育,探討學校在推廣相關教育的面向及其限制。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家健 (2015)。從潘光旦《說鄉土教育》看 : 香港本土教育及國民教育實行的面向與限制。文化研究@嶺南,48。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8/iss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