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人類在生物學上被稱為哺乳動物,女性被賦予以母乳餵哺年幼子女的能力。隨着配方奶粉(formula milk)的出現及消費主義的興起,母乳漸漸取代配方奶粉,成為育養嬰兒的主流食物。不過,自從世界衞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於一九九一年發起全球愛嬰運動,西方國家以至香港展開了餵哺母乳的宣傳及教育運動,餵哺母乳再度在香港「流行」起來。在二零一三年,於十八所設有產科服務醫院出生新生嬰兒中,有百分之四點二在住院期間醫院曾以母乳餵哺。

然而,哺乳卻引發了一場又一場「母親戰爭」(mommy wars),選擇母乳與配方奶粉變成道德爭論;哺乳方式應採用「埋身餵」還是用奶樽餵食,亦引起爭議,當中均指涉哺乳是解放女性,還是壓迫女性的議題。本文會從女性主義角度闡述餵哺母乳對女性構成的影響,以香港餵哺母乳倡議運動和三名香港媽媽(下稱港媽)的哺乳經驗,分析哺乳如何由解放女性,以女性獨有的身體經驗走出父權文化,讓女性在特定時間和身份,擺脫父權體制文化,發展至令女性受到醫療論述及社會論述影響,被「好媽媽」形象所束縛,失去選擇哺育嬰兒方式的主導權,更被推回私人領域,限制了她們的流動性。

Recommended Citation

黃慧心 (2015)。是解放還是壓迫? 分析香港餵哺母乳倡導行動的盲點。文化研究@嶺南,48。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8/is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