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四十六期 (2015) : 本土派與本土想像

前言

香港社會出現「本土派」原是值得欣慰和慶幸,然而借用自由主義政治學家Isaiah Berlin有關「負面自由」的字眼,聲稱「本土派」的人士其實是「負面本土派」而已。到目前為止,聲稱「本土派」的人士的主張和行徑無非是反雙非、反水貨客、反簡體字、反大中華、反對參與任何與中國大陸民運沾上邊的活動等。公平一點,聲稱「本土派」的人士並非完全沒有正面的主張,聲稱「本土派」的人士推崇粵語,強調粵語比現時中國大陸全面推行的所謂「普通話」,更少受非中原地區的「胡語」污染,因而更能保存唐、宋時期的典雅風味。聲稱「本土派」的人士經常強調,以粵語朗讀唐詩或宋詞,較以所謂「普通話」朗讀唐詩或宋詞,聽起來聲調更鏗鏘,音律更感功整。跟所謂「普通話」相比,粵語的聲調遠為豐富,因此有關粵語優於所謂「普通話」的論調應可成立。不過聲稱「本土派」的人士既然反大中華,強調粵語的好處卻不外乎以粵語朗讀唐詩或宋詞,較以所謂「普通話」朗讀唐詩或宋詞,聽起來聲調更鏗鏘,音律更感功整。這種論調豈不是重新搬出大中華的意念?唐詩或宋詞不就是大中華的事物嗎?到目前為止,聲稱「本土派」的人士不但未有回答這一疑難,甚至好像還未意識到問題的存在!

所謂粵語其實是廣州話或廣府話,不過香港的廣州話經過一百多年的歷史演變,跟廣州的話語在用語上明顯有分別。語言有如人們賴以生存的空氣,後者的質素卻視乎當地人對環境生態有多重視。跟廣州相比,過去一百多年裏,香港的空氣多了自由的成份;香港的廣州話亦因而較廣州活潑多變,明顯放下中國大陸背負著的文化包袱,對西方的新鮮事物大量採用音譯;如的士、巴士、士多、燕梳、孖展、窩輪等。更重要的是香港的廣州話往往是人們對當下生活的感應和感知,例如廣州人會跟從普通話的說法,用「空調」來說香港廣州話的「冷氣」或「冷氣開放」。「空調」無非是英語air-conditioning的翻譯。香港的廣州話卻拼棄翻譯,從自身的經驗出發說「冷氣」。雖然香港的粵語原是廣州話,但超過個半世紀裏,香港的歷史經驗跟廣州大相逕庭,因此香港的粵語包含了不少香港社會的獨特經歷。例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時,因為高等學府的學額嚴重不足,為了應付會考和高考,每名考生都經常通宵達旦的溫習。當時香港的話語裏因而有「棟高牀板溫書」的說法。這句說話除了描繪莘莘學子努力溫習的情景外,更生動地刻劃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社會的生活狀況。當時一般人家睡覺的牀十分簡陋,不過是把幾塊長方形的木方放在兩張長的木凳上。恰好因為十分簡陋,隨時可以把牀板拿走,所以「棟高牀板」。這是一種非常生動的意象,一方面說明香港社會上世紀六、七年代間,要進入高等高府求學是何等困難的事,另一方面則刻劃了當年的艱苦生活。

當然時而世易,「棟高牀板溫書」已從香港的日常用語消失了,要表達通宵達旦溫習或工作的用語改為「開夜車」、「開通宵」或「通頂」。這點正好表達了香港社會的轉變。聲稱「本土派」的人士推崇粵語的做法值得嘉許,但重視粵語的因由卻不應是為了以粵語朗讀唐詩或宋詞,聲調更鏗鏘;而是因為香港的粵語表達了香港自己的生活體驗,從中可以發掘不少真正屬於香港本土的事物。即是說聲稱「本土派」的人士不應停留在「負面本土派」的階段,應積極發掘真正屬於香港本土的事物。今期的專題文章,〈尋回香港的生活特色〉一文,從衣、食、住、行四方面勾劃香港的生活風貎。〈香港的味道〉則指出特區政府刻意發展旅遊業令香港漸漸失去自身的風味。〈香港(本土)中樂的疑惑〉更堪玩味,文章的作者認為其實沒有「中樂」這回事,「中樂」的出現純粹是上世紀市政局主理香港的文化活動,當年的市政局主政為印度裔的香港人傅理沙,他一力促成成立香港中樂團,因而出現」中樂。很明顯,聲稱本土派的人士對香港自身的歷史(如成立香港中樂團的來龍去脈)不甚了了。驟眼看來,「中樂」當屬大中華的事物,但原來出自香港,而且由一位印度裔的香港人一力促成。這一事例說明尋找真正屬於香港本土的事物,比想像中遠為複雜!

專題文章 Features

PDF

尋回香港的生活特色
Yuk Lin HO (何玉蓮)

PDF

香港 (本土) 中樂身份的困惑
Kang Ming HO (何耿明)

文化評論 Criticisms

 

群眾造反的時代
Iam Chong IP (葉蔭聰)

 

我要真區選
Po Keung HUI (許寶強)

關鍵詞彙 Key Concepts

PDF

粵語的政治
Wai Tim CHI (池偉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