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在香港,文化保育在二零零零年後正式進入公眾議程。二零零六年的保衛天星、皇后碼頭更展開了一場捍衛本土文化及社區的城市運動。城市的拆建組裝觸動市民神經,文化保育和「集體回憶」成為公眾及媒體的關注點。市區重建局(市建局)自二零零一年取代土地發展公司後,「活化」(Revitalization)與「保育」(reservation)成為其策略性要旨,成立不久即優先處理灣仔莊士敦道的文化保育項目(即翻新和昌大押及鄰近的唐樓),並且策略性地創造了「灣仔舊區」(Wan Chai old town)一詞。和昌大押「活化」成的高級主題餐廳The Pawn,宣示了市建局以歷史主題化(historical theming)和品味消費的活化社區進路。這篇文章我們把目光轉移到灣仔舊區的另一個角落──日街、月街、星街。這幾條從前以商用印刷業為主的街巷在公私營發展的「活化灣仔」計劃下被打造成「星街小區」,在太古地產的主導規劃下成為「滙聚企業、咖啡店、酒吧和餐廳的潮流熱點」。本文章將透過理論及實地考察,探討在資本主義的運籌下,城市面貌形塑為餘閒享樂的都市空間的文化策略,以及品牌化(branding)如何令城市失去靈魂。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嘉敏 (2015)。「打造文創香港」 : 以「星街小區」作例子。文化研究@嶺南,44。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4/iss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