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回歸後中港矛盾不斷升溫,令人驚訝的是該議題的持續性。若說它直接影響民生,所以曠日持久,那麼相比之下,有關取消強制性公積金(簡稱強積金)對沖機制的討論似乎已冷卻下來,甚至已不用說毀損參半的全民退休保障、形同虛設的「可加可減機制」、失敗告終的「港人港地」,而訂立最高工時的訴求更是周期性地曇花一現。若說它關乎政治及經濟,那麼香港人對五區公投、香港政治制度改革(簡稱政改)、佔領中環等議題的參與及投入似乎不比「蝗蟲論」大。曾鋪天蓋地的港視風波似乎已從公共領域退場;香港人對官僚體制與功能組別的指責與嘲弄,似乎不比咒罵拉著行李箱過境的自由行來得惡毒露骨。若以理性而論,以上種種政治和經濟困局不是較內地人士在公眾場所大小便更令人抓狂嗎?然而事實上,卻又並非如此。當各種正反立場的理性討論在本土論述的層面上不斷交鋒,雙方有時甚至以情緒失控的謾罵告終,但似乎都不及拍攝到內地小孩在地鐵車廂內吃零食,更能引起港人直觀的情感控訴,更能讓人在網路上瘋傳相關片段。這該當如何理解?中港矛盾催生了政治文化上所謂的本土派,而非本土派的論述令其出現;反「蝗蟲論」的聲音時有起落,但無論提出多麼詳備的理據,似乎都無法平息怒火。若然理性討論只能隔靴搔癢,那麼「癢」處何在?若然排外情緒根本就是一種情緒宣泄,理性鞭長莫及的時候,那麼,該問的是:這是一種怎樣的情緒?如何出現?怎樣理解?下文借三位外國學者對三種當代情感的洞見,嘗試在理性分析以外另闢途徑。

Recommended Citation

謝伯盛 (2014)。容讓「包容」一詞重歸它應有的豐富蘊涵。文化研究@嶺南,43。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3/iss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