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筆者早前懷孕,心情既緊張又興奮。一方面擔心胎兒的成長狀況,希望在懷孕期間時一切平安順利。那一種擔心,是不由自主的,既是明知屬胡思亂想,卻又難以克制。同時,為著胎兒每個階段的成長,以及將要迎接孩子的來臨而感興奮,腦內充滿著各種與孩子一起生活,幸福的憧憬。

筆者身邊有不少同輩朋友已初為人母,有幾位在懷孕其間都因著各種各樣的狀況,而需要長期卧床,短則若干星期,長則至十個月。聽到朋友要長期臥床,我總覺得是極度可怕和可憐。先不説對胎兒狀況的擔心,單是説一天到晩留在床上,日復日地維持數十天到數百天,那種苦悶、無聊、鬱結、無奈、無助……實在難以想像!

然而,三十多年來,選擇每天過著多姿多彩、把每分每秒都填得滿滿、極度好動、沒有一刻靜下來的我,竟然在懷孕六個月時發現胎兒出現了可能早產的狀況,被醫生勒令要立即臥床。除了覆診,也不可離開家中半步;除了吃和上廁所,也得臥在床上。醫生說:「玩玩電視遙控,是你最大的活動極限。」當時的我,除了擔心胎兒,也對於要長期困在家中感到極之不安,亦相信自己即將要陷入極度苦悶與抑鬱的情緒之中!

在整個臥床經驗之中,我意外地遇上不同的自身發現,是一種與我過去三十多年的生活模式的一個強烈對比與反差,使我對於時間、苦悶、休閒、鬱悶情緒,有著另一番的理解和體會。本文希望藉筆者對自己長期臥床經驗的觀察與反省,對比過往的生活模式,去討論苦悶與抑鬱情緒。以下,筆者會先描述在懷孕前的生活模式,和對時間、苦悶的處理。接著是被長期卧床──徘徊在苦悶與抑鬱的情緒之間,與及隨之而來的新體驗,與及論「處理與不處理」苦悶與抑鬱的可能性,並嘗試結合三位學者──Benjamin、Lefebvre和Cvetkovich對苦悶與抑鬱情緒的理論作討論。

Recommended Citation

吳天慧 (2014)。從筆者對自己長期臥床經驗的觀察與反省,對比過往的生活模式,去討論Benjamin, Lefebvre和Cvetkovich對苦悶與抑鬱情緒的見解 。文化研究@嶺南,42。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2/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