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過去一星期,香港人打了好漂亮的一仗。不管短期結果如何,我們已經贏了。社會運動是累積的,雪球只會愈滾愈大。學生與市民充份利用富香港特色的「和理非非」策略,在國際社會贏得大量的政治籌碼。這策略最有效也是最危險的地方,是它龐大的道德感召力量:被罵不還口,被打不還手,不但凸顯兩者的權力差距,也體現了示威者的意志、勇氣與耐性,這些都是對當權者最大的挑戰,也是今次運動可擴大並持續的關鍵。

但依賴「和理非非」作為一種道德能量,也是一張雙面刃。今年一月,在台灣舉行的台港公民社會運動研討會上,桃園縣就業總工會的毛振飛就問:「抗爭的真正命題,是弱勢者做什麼可以保衛自己的權利。當無從選擇,對弱勢者要求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否也是一種暴力?」誠然,「非暴力抗爭」必定加劇抗爭者的委屈,但也是這種委屈,激動觀者的人心,從而號召支援,獲得正當性。問題正在於這種道德感召;它同時在針對拒絕或不夠條件用和理非非這一套的「異類」,參予製造安置在各種非公民、庶民、賤名身上的污名。這些大部份人口,因為不理性,不和平,所以也不配有抗爭、集會、表達意見的權利嗎?

(原載(短版)明報二零一四年十月五日)

Recommended Citation

游靜 (2014)。超越公民運動的抗爭 。文化研究@嶺南,42。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2/iss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