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uthors

Abstract

由啟蒙時期開始的西方民主政治到今天已漸漸衰竭,在西方的政治世界中管理學語言入侵了政治,人們把政治問題看成管理與行政的問題,政治家失去了使命感,沒有信念、方向,也沒有讓人可以追隨和啟蒙別人的智慧,他們已沒有能力討論以往人們所關心的重大政治議題(如階級對立等),因此他們只好將其他小問題(如私人問題等)化成大問題,或是改為討論環保、地球暖化、反恐等問題,而這些問題往往被說成已迫在眉睫,以及我們別無選擇,必須立即聯手解決。在八十年代的英國,戴卓爾(Thatcher)成為了新自由主義以及新保守主義的總代表人物,她以「沒有其他可能性」(There is no alternative)為口號,推銷她的新自由改革方案,並指稱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削弱了政府的影響力,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之下,應該讓市場決定一切。雖然這說法沒有在意識形態上取得勝利,但在意識的層面上卻被廣泛流傳。如今「沒有其他可能性」已成為了全球化的教條,在這種犬儒主義(Cynicism)之下,左派與右派已失去了自啟蒙以來清晰的指涉作用,他們的分野變得越來越少,右派沒有真正的保護傳統,左派也不再追求改革與解放,甚至於害怕未來,社會目標只能跟隨自由市場的力量,因此將政治問題通通轉化為行政及技術問題。人們不再相信改變的可能性,因為沒有選擇,所以失去了討論空間,甚至認為已經不需要討論,因此出現了反政治(anti-politics)的風氣。這正如富里迪(Frank Furedi)所說:「政治衰竭的一個症狀是領導精英失去了方向感。看起來,他們缺乏的是一種使命,或一個焦點,今天政府不再試圖鼓勵選民,而似乎更樂於勸告民眾降低期望值。」(Furedi,2005:13)有些左派學者對此現象解釋為自由主義的勝利,認為自由主義取代了過去所有理想的意識形態,但富里迪對此說法並不贊同,他認為若以歷史的眼光來看,新自由主義沒有成為新的歷史階段中讓人熱烈擁抱的一種意識形態,而福山(Francis Fukuyam)在他的歷史終結論中指出,今天我們看見人們更多對財團的不滿、對品牌不滿、對不當商業行為不滿,說明社會上有很多不滿情緒,沒有被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統合而在大眾之中成為霸權。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志隆 (2014)。從新自由主義霸權結構的形成到左翼政治的當務之急。文化研究@嶺南,4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1/i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