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二零一三年三月底,為了爭取合理的加薪,國際貨櫃碼頭數百名工友罷工。工潮持續了個多月,經傳媒報導、社區街站、和網絡的傳播,事情逐漸引起廣泛的關注和支持,捐款、捐物資的有心人不計其數,熱心支援的團體或個人,都用自己不同的方式,投注精神和時間在這運動之中。我和德昌里二號三號舖(下稱德昌里)的一班朋友,從第一日起便開始加入聲援,與工友一起留守碼頭和長江中心,經歷碼頭上的風雨陰晴,由借煙、借火開始打開話題,到合力建帳篷、談天看戲,又會分享飯菜、睡袋、地蓆、外套、拖鞋,甚至經驗、技術、血淚和口水,建立如街坊又如戰友的關係,當中反覆經歷踏實與無力的感覺,思潮起伏,心情亦隨著時態的發展,每日如坐過山車般起起伏伏。

本文嘗試以類近「自傳式寫作」的方法,從我們/德昌里這群體的生成、習性和在社運圈子中的位置開始,檢視我們在這次工潮中的選擇和限制,因而處身的位置及參與的方式;亦借用Bourdieu有關「利益/興趣」(interest)的理論,嘗試較抽離地理解我們參與的目的和狀態;並借Gudeman對禮物(gift)和互惠(recirprocity)的分析,重新思考我們參與的方式,所達至可能/不可能預期的效果。

從自我觀察和體驗的角度出發去寫作,必然混雜於自己處身的時空脈絡、政治意識型態及社會價值觀之中。但希望透過這次的練習,在社會脈絡下重新理解自己的位置,疏理行動中的情感和經驗,尋找「對過去校正性干預」之可能,以及面向未來的力量和盼望。

Recommended Citation

湯映彤 (2014)。碼頭工潮中的位置和參與、利益和互惠。文化研究@嶺南,40。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0/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