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高密度──如人口、建築、交通與資訊流動等──是城市的重要特徵之一,而香港更是世上數一數二的高密度城市,單憑數字也可見一斑:人口七百多萬、面積一千零六十八平方公里,在二零一一年人口密度達每平方公里六千五百四十四人;其中油尖旺區更達四萬四千零四十五人,為十八區之冠(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2012),單是旺角區便超過十萬人。另一方面,香港的建築物,不論是住宅或是商用,皆緊密相連,向高空發展,「石屎森林」之印象深深刻在世人腦海中,而繁忙混雜的街道亦是香港人的寫照。故此,實際上不論貧富老幼,香港人不免要活在各種高密度環境之中,以不同方式體驗高密度生活。換言之,高密度環境是孕育香港都市文化的重要元素之一。

高密度卻並非單純的物理現象,正如列斐伏爾(Henri Lefebvre)所言,若果視高密度城市為人生產出來的社會空間,那麼它既是物質在某空間中的狀態,也是所有城市人日常生活實踐、想像、意義與空間表徵(Representations of space,如關於空間的抽象、理性知識、概念、論述、法律等)交雜和相互影響、競爭的場域 (Lefebvre, 1991)。統計數字只道出固定不變的人數與物理空間之關係,彷彿人是處於不動、無時間的狀態。可是,人群在城市中是流動的,如在狹窄擠迫的街道上,人會按其目的行走、停止、集中和作出不同行動,密度也隨之而變。故此,香港高密度的街道景觀,也是市民大眾的空間實踐的結果,包括重覆、慣常地使用空間的行為、活動、日常生活節奏和方式,以及集體行動、流動和溝通的模式 (Bulter, 2012)。本文目的旨在探討香港高密度街道空間實踐的形式和意義,以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一條人口密度極高的商業街道──為案例,透過筆者實地觀察與經驗,加上各種傳媒報導、評論與政府資料,嘗試分析現在此地空間實踐之來由、政府如何施加空間表徵,來制約空間實踐,以及其造成各種空間的意義、矛盾與競爭。

Recommended Citation

許子華 (2014)。高密度街道空間初探 : 以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為例。文化研究@嶺南,40。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0/is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