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uthors

Abstract

當談起童年往事,首先浮現於眼前的總是我淚眼汪汪地坐在一家涼茶舖裏,拿著小鐵匙,吃著深紫色的啫喱的情景。那是舅父跟我在公園玩追逐遊戲,把我絆倒在地上受傷以後,他為了安慰我而帶我去吃的啫喱。事隔多年,那種帶著衝擊和委屈,同時被一口一口冰凍香甜的啫喱撫慰的心情仍然深刻。當時涼茶舖內,電視正播放著卡通片,我們一直坐到接近黃昏時份,傷口不再流血了,我也不哭了,才慢慢步行回家。

現在跟舅父已沒有聯絡了,回想起這件童年往事,除了懷念那段跟他最要好的時光外,還有那玻璃小碗裏,帶有果肉的啫喱,和混著草藥與茶葉蛋香氣的涼茶舖。回想以前,家中附近有不少涼茶舖,媽媽有時候會給我幾毛錢,給我蹲在舖前的玻璃櫃前擲金錢龜,任我怎樣用毫子擲牠的龜殼,牠總是一動也不動。記憶中涼茶舖總是人來人往的,總有幾張熟悉的臉孔在店裏跟老闆聊天,店外總會有幾個人經過,拋下一些零錢,然後打開瓷碗上的玻璃蓋子,站著一口氣地地把涼茶喝掉。涼茶舖曾經是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套用法國思想家列斐伏爾(Henri Lefebvre)在“The Production of Space”中所提出的三種空間製造,涼茶舖就是香港人的空間實踐(social practice),是對香港本土文化有象徵意義的空間(representation space)。

可惜十多年以後,在今天的香港,這種空間實踐已變成碩果僅存的事物了,取而代之的是地鐵站售賣樽裝涼茶的連鎖店,及連鎖的咖啡店或快餐店。空間實踐是從日常生活製造出來的,每個人都參與其中,亦參與空間製造,因此空間實踐是城市文化的精髓。涼茶舖的日漸式微,連帶著怎樣的文化一起消失?本文將透過追溯涼茶舖的歷史,和香港人在涼茶舖的空間實踐,從空間了解文化,尋找香港本土文化的根源,及此空間實踐的式微,反映香港文化怎樣的轉變。

Recommended Citation

伍潔盈 (2014)。從涼茶舖追尋香港本土文化。文化研究@嶺南,40。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40/iss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