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原載明報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

剛過去的星期一,在學校觀看一部關於霍爾(Stuart Hall)的紀錄片,名為「霍爾計劃」(Stuart Hall Project)。事有湊巧,很不幸,當晚我們便收到這位學者逝世的消息。

霍爾是文化研究的奠基者,亦是英國新左派的代表人物。相較不少理論大師,霍爾的專著不算多,更不會像如今不少大紅的年輕學者在學術期刊發表了海量文章。可是,他的言行實踐卻一直深深介入英國政治(尤其是左翼),以至學術及知識界。簡言之,文化研究是關於「做」多於「說」的,這亦一直是我與不少同事的誡律。

可惜,要把做什麼告訴別人,卻不容易。

早前讀了曹書樂的《批判與重構:英國媒體與傳播研究的馬克思主義傳統》,算是一個很不錯的初步嘗試。在大家悼念霍爾之時,讀讀這本書亦頗有意思。書裏亦有不少有關霍爾的部分,值得香港不少未讀便亂評文化研究一通的專欄作家好好學習。

Recommended Citation

葉蔭聰 (2014)。「做」的比「說」的重要 : 評《批判與重構》兼悼霍爾。文化研究@嶺南,39。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9/i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