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至四月二十三日,達明一派在紅館連開四場演唱會,並於香港特首選舉前期的八月十八、十九日在機場亞洲博覽館加開兩場演唱會。這五場演唱會將香港社會近來的政治議題一一搬上舞臺。黃耀明本人在演唱會上出櫃,學民思潮在舞臺上高喊:「梁振英,撤回!」,在身後大熒幕上不斷滾動政客說過的話,打出「共產黨愛地產黨」、「梁振英是同志」、「香港人愛執膠粒」、「法治死了,教育死了,未來死了,民主死了,香港死了,良心不能死」等字樣,使得演唱會後各大媒體的報導中稱這是一場為香港而開的演唱會,是一堂通識教育課,當然也不妨有人批評這只是一場政治秀(show)。但不論是通識教育還是政治秀,這場演唱會最令人感興趣的是它將達明一派二十三年前演唱頗具當時時代性的歌曲,與當下社會天衣無縫的結合在一起,並引起了各大媒體的廣泛討論。作家廖偉棠更在明報上的專欄中有感而發:「香港今日之種種波動與激盪,把達明一派又推上了時代的鋒刃上,他們無愧於昨日之銳,哀音變徵、黍离之感猶在而不傷。」那麼達明一派昨日的銳為何能被今日的波動推上時代的刀鋒,並且還不會讓人覺得他們只是一種感傷的懷舊情懷?其音樂與現今香港社會的結合又產生了什麽樣的化學反應呢?這樣的化學反應能起到多大的社會效用,且對達明一派的音樂本身是否會造成傷害?

Recommended Citation

蘭舒 (2014)。「達明一派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中的政治再現與符號運用。文化研究@嶺南,39。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9/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