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近年來面書(Facebook)已幾乎成為人人也用的網上社交系統,它作為一個另類的媒體,有別於電視、報章,它改變了人與人的溝通方式,把地域的界線模糊化,亦把時間的概念抹走,在面書中可以不分晝夜、地域與身份。面書的普及(Popular)以及其普及性(Popularity)令我們參與其中的每一位都在其內共同產製意義,我在此引用尼克.庫德瑞(Nick Couldry)在“Question of Value-or, why do cultural studies”中,以對雷蒙德.威亷斯(Raymond William)的理解說明,雷蒙德.威亷斯認同所有人在共享文化下的共同經驗,而這種文化經驗是有價值的,而我們今天在面書下相互溝通的這種共同文化經驗的產製行為,引用尼克.庫德瑞的理解,這種文化的產製在於「溝通不只是訊息的傳送,更包括接納及回應」;我們在面書中的共同活動,除了接收親友張貼(Post)出來預設的內容外,我們還有主導權可以積極參與,可以按讚(Like)、分享(Share),甚至留言與對話,中間經過複雜的訊息交流,面書已成為進行溝通的場域。

而根據史瓦史東(Roger Silverstone) 在“Why study the media?”對媒體的解析,媒體在日常生活中起了關鍵的作用,它不單單是一些機構、產品或者科技,而是三者的結合,並且在我們生活之中協助傳遞、反映與展現我們日常生活的經驗。故此,我們可以把我們在面書中的活動經驗同時視作一個中介的過程,而是次研究便是想從個人在二零一三年六月至十一月這半年間,在面書網上群組的參與經驗,去解構面書除了作為社交工具加強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外,亦同時成為了另一種中介把個人與消費活動連結起來,參與及建構出流行文化,甚至塑造自己,建立社區文化。在面書中我們會發現形形色色的媒體文本,來自你的朋友、家人或工商機構,而在別人分享的文本中有些不單是文本,也有傳送媒體的文本,如廣告和短片;當我們作為受眾,閱覽面書時,這些媒體訊息像潮水一般湧過來,在文本中我們能看到來自親友或不認識的陌生人留言,自己很多時也會參與其中,面上的交流成為了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讓我們被媒體中介而不自覺。我嘗試以史瓦史東在“Why study the media?”中對經驗的討論,以消費、媒體與消費的關係──付費、遊戲與展示去分析普及文化中大家在網上的活動背後之原因。

Recommended Citation

區敏華 (2014)。Facebook群組如何以媒體中介的形式介入了日常生活,影響我們的行為 : 以個人在Le Creuset X Miele X敗家情報專區群組的經驗進行分析。文化研究@嶺南,39。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9/is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