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攝影與歷史

Abstract

「長久以來──至少已有六十年──攝影為那些重大的戰禍安放如何被評判和記憶的路軌。如今,西方世界的博物館幾乎是一座視像館。攝影具有無可匹敵的力量,決定了我們從事件中所能回想起的一切。」(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論攝影》)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諸如香港這個城市,我們都被過多的資訊和無所不在的攝影影像包圍,深深影響著我們對世界、對歷史、對記憶的理解。攝影一方面教導我們一種新的視覺符號(visual code),一方面改變並擴大我們對於「什麼是值得我們仔細看的」或是「什麼是我們有權利去觀察的」這類概念。它們是一種「看」的文法,甚至更重要的,是一種「看」的倫理。最近,攝影企業最誇張的成果是令我們覺得我們可以像一部圖像選集一樣,在我們的腦子裏容納整個世界。但這並不等於我們瞭解(understood)這個世界。攝影的發展至今超過一百五十年,然而這種機械複製技術發明之時,我們並未意識到它們對世界將有如此關鍵的影響,我們都誤解了它,低估了它的威力,這是又一個人類不自覺地創造歷史(man making history without knowing it)的例證。

對攝影與歷史作出批評思考的學者中,首推班雅明對機械複製技術(攝影)與歷史概念的啟發和迷思,然而攝影與歷史,還有更密切和複雜的關係。一方面,攝影的結構特性為歷史觀念帶來新的啟示,如班雅明對攝影與歷史的看法;另一方面,攝影作為一種機械複製技術,作為一種特殊的媒介對歷史與現代社會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因此,理解攝影與歷史的關係無比重要。理解攝影與歷史,可以從幾個方面著手,包括攝影對歷史的啟發、攝影對歷史建構的影響,以及攝影影像對社會理解歷史的影響等。依循班雅明對攝影與歷史關係的演繹,本文將探討更多關於攝影與歷史,以及攝影與現代社會關係,傅拉瑟(Flusser, Vilém)提出對攝影的哲學思考必要性,而近代最出色的攝影理論家蘇珊.桑塔格對攝影及閱讀照片的批評思考,更是現代影像世界的明燈。

自古至今人類文明歷經兩個根本性的轉捩點。第一個轉捩點大約發生在西元前一世紀後五百年間,可以定義為「線形書寫──文字的發明」;第二個轉捩點是我們還正在目睹的,或可稱之為「技術性圖像的發明」。技術性圖像的發明以攝影術(機械複製技術)最具爆炸性的影響力,這個假設暗示著我們懷疑文明─即人類的存在──即將經歷一次根本性的改變。班雅明(Walter Benjamin)早於一九三六年對機械複製技術得到對歷史的啟發,可惜時至今日我們的歷史仍然充滿錯失了的機會(missed opportunities)和未能兌現的承諾(unfulfilled promises)。另一方面,我們還未能夠掌握和理解到攝影影像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對我們理解事物的影響,究竟攝影的出現,是令我們對歷史有新的領悟,還是令我們在現代社會更加迷失?對如此關鍵的複製技術沒有足夠的理解,同時是我們對現代社會沒有足夠的理解和迷失,我們對歷史以及攝影、歷史與攝影的關係都充滿著誤解,這樣會否令我們一次又一次地錯失良機,一次又一次地不能將承諾兌現?

Recommended Citation

鄒仲安 (2014)。攝影與歷史。文化研究@嶺南,38。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8/iss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