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根據沙朗·佐京(Sharon Zukin), 地景(landscape)為市場和地方之間的脆弱妥協, 即地景的誕生是市場與之間的對立及角力, 如十九世紀歐美新建的工廠城鎮代表市場規範下的社會 - 空間結構化。

地景不僅代表一般常用的實質環境地理意義, 也指涉物質與社會實踐及其象徵再現的總合。狹義的地景代表強權機構強加的社會階級、性別和種族關係的結構。但廣義而言,地景代表我們看到的整個全景……不論在象徵上或實質上,地景都中介於市場暗示的(資本的社會—─空間的分化(socio-spatial differentiation))與地方意味的(勞工的社會—─空間同質性(socio-spaital homogeneity))之間。

香港作為一個都市地景, 可看到地方為資本主義及市場服務的痕跡, 例如工業區的設立, 房屋供應及新市鎮安排等等。在不同時代, 香港各地方有不同的發展重點, 當中發展軌跡, 就如基進經濟地理學者所言, 地景是一塊資本積累的白板,反映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各歷史階段的空間性(spatiality), 亦解釋了政府為何設立工業區, 旅遊景點及文化保育等等。

行人專用區作為一個公共空間, 不單提供行人自由度, 更可營造自由的空間, 讓人們在這個空間進行不同種類及層面的活動。香港在十年前引入了行人專用區, 本文藉研究香港人對香港行人專用區的運用,探究在這個地景下,香港政府, 商界及民間如何角力、及消費主義會否影響行人專用區作為一個社會空間的功能等問題。

Recommended Citation

魏天沛 (2014)。香港行人專用區政策研究,以西洋菜街為例。文化研究@嶺南,38。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8/iss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