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單車是一種既便宜又不用使用燃料的交通工具。在世界不同的地方,亦已經開始關注到這種交通工具的重要性。筆者家在元朗,由於中學時需到天水圍上學的關係,筆者便開始使用單車作為交通工具往返學校,直至現在,筆者也會踏單車到乘車地點,再轉乘交通工具。單車對筆者來說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近年,單車成為了一種新興的熱潮,無論以代步工具、康樂活動及高消費的運動的角度來看,單車也在這個城市佔一席位。然而單車在香港真的是交通工具嗎?

交通是城市重要的一環,汽車、巴士、渡輪等等的道路航線一直也是由規劃者所設計,而道路的主要使用者是汽車。單車就像道路上的細菌般,招來了汽車、管理者及規劃者的不滿。而近年單車使用者頻頻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使社會關注到在道路使用單車的問題,鄭汝華曾在立法會發言時指出:「由於香港已有完善的道路網絡及公共交通系統,而一般道路的汽車流量甚高,路面位置有限,基於道路安全的考慮,我們並不鼓勵市民在市區以單車作為交通工具。但是,政府在規劃新市鎮及新發展地區時,會適當考慮提供單車徑及有關輔助設施作為消閒、康樂及旅遊用途的可行性。」可見政府忽視了單車作為交通工具的可能性,只會在新市鎮發展單車徑,並視單車為消閒、康樂及旅遊用途, 然而這種定義是否抹殺了單車在這城市中的空間實踐?

列菲伏爾在《空間的生產》一書中指出「(社會)空間是(社會)產物」,列氏解釋自然空間已經正在消生,而每個社會正在生產自己的空間。對於列氏而言,空間的生產包含了生物層面、勞動層面及社會關係的生產及再生產。而在社會空間中,亦討論到社會關係的正面公共及底面隱密的再現。列氏在以上脈絡下,帶出了「空間實踐(spatial practice)/感知空間(perceived space)」、「空間再現(representation of space)/構想空間(conceived space)」及「再現空間(representational space)/生活空間(lived space)」。

本文嘗試引用列菲空間生產的理論,去探討在香港道路的空間生產上,單車出現帶來的影響。當列斐伏爾提出「(社會)空間是(社會)產物」時,那政府部門怎樣構想(conceived)道路空間及單車的角色呢?單車使用者或市民又怎樣作空間實踐,並在被支配空間中生活(lived)呢?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憬樟 (2013)。在空間生產下,單車使用的空間再現、空間實踐及再現空間。文化研究@嶺南,37。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7/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