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原載明報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

稍有同理心的朋友,大概都會同意,追擊林慧思老師和騷擾她的學校的行動,早該停止。然而,此事引起的政治文化和教育議題,卻值得繼續深思,不宜過早蓋棺論定。

寶血會培靈學校校董會發表的聲明(下簡稱《聲明》),於批評林老師之餘,也提及到她個人的健康,讓《聲明》帶點人情味。在面對強大的輿論和政治壓力、希望減少對校內師生的干擾這特定語境和考慮下,校董會對林老師的言行表示遺憾及作出口頭警告的處分,自是很可以理解的。不過,從「教育立場」審視《聲明》,以至其可能產生的不經意效果,卻可看到一些潛藏的危險,值得在不針對個別教師、學校和辦學團體的情況下,繼續深入探討。

可商榷之處有兩點。第一,《聲明》強調, 「我們作為教育工作者,只宜站於教育立場表達意見」,又指林老師的「不當言行嚴重影響教師專業形象」,對學校的「聲譽造成嚴重的損害」,因此「給予該老師適當的處分」。引伸的問題是: 「教師專業形象」和「學校聲譽」,是否或如何與「教育立場」有關?第二,《聲明》指出,教師在「公眾場所表達其個人意見時夾雜不雅用語及粗俗說話」,不符「專業操守」。然而,《聲明》在作出這樣的論斷或評價時,是否已把發生了的事情,置放在當時的具體場景中、依據前文後理來理解?

需要強調的是,儘管本文以《聲明》作為對話對象,但絕對無意針對個別學校。作為教育工作者,筆者更關注和擔心的,是教育界以至整個社會對「教育立場」和「教師操守」的理解,會否在此事後被縮窄和固定為「專業形象」和「學校聲譽」;而抽離事件發生的社會脈絡去評斷是非對錯,又會否變成教育界和社會的認知常態。上周六教聯會的王惠成先生在《明報》發表的〈教育事歸教育界處理〉,或許印證了筆者的關注和擔心,並非空穴來風。

Recommended Citation

許寶強 (2013)。「形象」與「聲譽」以外的「教育立場」。文化研究@嶺南,37。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7/iss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