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現今社會的消費文化(culture of consumption)五花八門令人眩目,並不囿於一買一賣,可見可觸(tangible)以金錢換取貨物的傳統交易儀式,更甚者是無形(invisible)和無可量度的知識在香港也逐漸成為產業,跟消費掛勾。特別是經歷過九七金融風暴之後,香港學界面對資源短缺和適齡學生收縮的雙重壓力,各方面正試圖以更具效益的營運模式,繼續辦學和開拓內地新市場而力爭上游。經濟機遇委員會(下簡稱機遇會)和前特首曾蔭權不約而同表明,要落實六大產業中高等教育產業的未來發展方向。

香港教育政策從港英政府推行九年免費普及教育開始,後因政治因素為由而強行採用母語教學,今天又怯於商界市場對大學生語文能力不足的壓力,改革為三三四新學制。香港教育政策一路走來似乎不是受政界,便是受商界影響。由從前教育服務是不可賺錢的商業概念,到現在學者鼓吹教育產業大有優勢的轉型現象。我們看到學生、家長、教育機構和高級學府等等都向著經濟和成本效應靠攏。在整個教育產業中,幼稚園、中學、小學,到大學多年來都在扮演工廠流水作業的培訓機構角色,老師、教授和校長們儼如廠長掌舵一切運作,目標是製造大量的學生/產品投入勞動市場。我們這一代在朝令夕改的教育改革(下簡稱教改)氛圍下學習成長,每一個學能測驗和公開考試關卡彷彿是「品質檢定」(quality check)和「品質控制」(quality control)的必然程序,志在擇優捨劣,而一張張的證書和「五星星」成績就是優質產品的證明。

從「不要輸在起跑線上」的學前幼兒班(playgroup)甚至是尚未出生的胎教班,到時至今日公開考試「摘五星星之旅」,學生和家長也在不斷地跟考試制度鬥過你死我活。但與其說大家是抱著拼死一戰的心態去爭取好成績以入讀大學,倒不如說大家想怎樣在這個乏善可陳的考試基制下,繼續以不費吹灰之力而巧取功名。看看滿佈橫街小巷的補習社/書院/學店在報紙頭版大賣廣告,全力打造旗下的補習老師成為天王天后或專業成功人士,無論是來自甲級(band one) 還是丙級(band three)的學生,只要消費得起,貼題秘技和精讀筆記便唾手可得。學生/消費者爭相前來報讀「考五星星」命中率高的補習社,而且,奪星的學生還會得到補習社的獎賞回贈,諸如手提電腦、音樂隨身聽、獎學金等等,總之,學生和補習社也達至所謂雙贏(win-win)的局面。補習社的商品化消費教育模式,是以最短的時間提供最多最快捷的「服務」讓學生巧取五星星,跟在學校長年累月浸淫的學習過程可說是背道而馳,相反,對於處身在速食時代的學生和家長來說,這則是以最低成本達至最大利益的短線投資。

機遇會曾就有關六項優勢產業的小組研討會中重申,香港教育服務對於內地和海外也極具發展的潛力和競爭優勢,特別是珠江三角對學術需求甚殷,絕對有能力吸納更多內地和海外的學生在港就讀。如此同時,前特首曾蔭權也在其任內的《施政報告》中表示,為鞏固香港的區域教育樞紐地位,提升香港的競爭力和未來發展,已撥出四幅全新土地予四個辦學團體興建國際學校,未來更考慮讓更多的內地高中學生來港修讀課程,以及增加非本地學生人數,令香港學園邁進更國際化的層面。

事實上,面對全球化經濟的來勢洶洶,教育市場已無可避免墮入「教育消費」文化漩渦,當下較往昔更著重經濟效應的時代已經步步迫近,逐漸改變原先教育是作育英才的理想概念,看來傳統教育轉型至教育產業是事在必行。本文從門庭若市的補習企業和私營辦學機構看教育如何商品化,緊扣教育局推行三三四新學制的經濟預算設計,分析學生和家長如何成為商品化教育服務消費者和被消費對象,再伸延探討大學和政府把傳統教育轉型為教育產業的矛盾與隱憂。

Recommended Citation

黃汶欣 (2013)。從補習天王到三三四新學制 : 探討教育產業化的轉型現象。文化研究@嶺南,36。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6/iss1/2/。